专访水岩科技 CEO 吕江: 我们要做智能仓储机器人领域的“英特尔”

2017-08-25

一台闪着蓝光的仓储机器人,顶部安着一个如唱片一般的黑色升降托盘,依队列走到一个个货架下面撑起货架,然后根据系统要求的行驶路径沿既定轨道移动,带动货架位移并把货架送到拣货员面前。待拣货员取完所需的货物之后,机器人再自动将货架送回原处。 这就是一个智能仓库未来的样子,也是水岩科技正在为改变传统仓储物流模式做的事情。

专访水岩科技 CEO 吕江: 我们要做智能仓储机器人领域的“英特尔”

水岩科技是一家刚成立两年的物流机器人初创公司,致力于物流行业机器人研发、制造和物流&供应链SaaS服务。去年6月,水岩科技正式宣布完成数千万元人民币的 A 轮融资,并表示将在融资后开始投入批量生产。公司目前已经拥有近100台KID物流机器人,均为500公斤级,部分已经投入使用,主要用于电商市场。 自2012 年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以 7.75 亿美元收购运货机器人公司 Kiva 之后,移动仓储机器人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并逐渐成为创业者和投资人一致看好的新市场,在国内快速升温。短短两年时间,就先后涌现出诸如水岩科技、快仓、新松、极智嘉等不少创业公司。 而且由于仓储机器人主要应用场景是仓库,而仓库又是电商的一大核心环节,因此国内的电商巨头如阿里、京东等也没有放过仓储机器人这个风口。入局者众,水岩科技需要尽早确立自己的竞争优势。

我们的优势在于有一套自主研发的控制系统,它能够很好地解决柔性的问题,并根据仓库流量和内部的实际情况让机器人逐渐自动适应到最佳的状态上。 正是因为这套系统有着很好的协调性,所以我们的仓库可以做到很大的规模,比如一个系统可以管理面积达3万平米的仓库,可以同时满足3000台物流机器人的移动操作。加上KID机器人的行进速度很快,还能做到自定行动策略(遇到障碍物时能自动反应并与其他机器人进行智能交互),所以整体的物流效率就变得很高。 吕江给36氪提供了一个数据:按照目前KID机器人每天的拣货效率,根据不同的仓库和不同的SKU,日完成单数能达到200个到400个,有时甚至更高。

专访水岩科技 CEO 吕江: 我们要做智能仓储机器人领域的“英特尔”

水岩科技 CEO 吕江 采访中,这位有着将近二十年的硬件开发经验的CEO提到最多的两个词就是“柔性”和“流量”,前者涉及到水岩科技关键的技术与数据问题,后者则决定了公司目前主要的商业模式。 “柔性”就是给不同的客户提供不同的方案 机器人拣选系统的本质是“最小费用最大流”问题。物流网络中的每段路径都有“流量”和“费用”两个限制条件,想要费用最少,就需要解决“合理选择路径”和“合理分配经过路径的流量”两个问题。而这两个问题的复杂程度会随仓库面积、仓储条件、SKU种类、机器人数量、订单数量等数据的不同而呈指数增长。 整体来讲,物流仓储到底怎么做才是最优实际上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每个仓库的情况可能都不一样,尤其像在中国,仓库没有统一的标准,可能存在裂缝和鼓包,而且缺少空调和制暖系统,因此你不可能用一套算法或一套参数去适应全部的情况。而且如果遇到一个新的仓库、新的SKU或者新的电商,你的系统是不是足够柔性,能去适应新的流量,这是很关键的问题。 吕江的思考也正是目前移动仓储机器人行业所面临的最大的技术瓶颈。

系统的柔性适应能力越好,就意味着它能不断去理解客户的业务场景需求,能根据客户业务的变化去自我优化系统配置,这样客户的个性化与定制化需求就能得到很好的满足。但智慧仓储的软件系统链条很长,包括信息存储、订单处理、高速分拣合流、电气控制、AGV引导、物流调度优化以及路径规划导航等各种控制子系统,想要在整体上达到自动、智能、灵活,就需要不同子系统之间具有很高的配合与协调能力。 水岩科技的物流仓储管理系统背后有一个数据库,其中包含各种各样的功能模块,货品上架的时候,系统会全部跟踪记录,出货的时候根据之前的记录来判定最优的运输方式。至于货物的精确程度,吕江这样描述: “拿矿泉水举例,我们可以做到,运到您跟前来的这个水就是您要的那个水,我们甚至可以精确到您要的就是这瓶,不是另外一瓶。”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电商仓储与传统行业仓储在精确性上的不同:传统的店铺分货是因为产品与买家发生联系是在交易达成的时候,但电商不是这样,电商产品从出库的时候就已经属于客户了,因此对精确性的要求更高。

“比如3C产品都有串号,它在网上被订购的时候,相应的串号就已经和买家结合在一起了。” 系统的优化、技术的迭代、机器人的升级离不开大量运营数据的支持。水岩科技的数据一部分来自客户的主动提供,团队在处理过之后内部进行测试,另一部分则是团队自行生成的。吕江介绍说,这部分专有的数据是平时不大能搜集到的,团队会人为地将几个条件凑到一起,然后检测系统以及机器人在不同情况下的可靠性,或者观察它所采取的智能处理方式。 卖硬件不如做服务 比起卖机器,吕江更原意用服务来衡量水岩科技的销售水平。

KID机器人也有少部分在出售,但水岩主要的商业模式还是提供系统服务。我们和合作伙伴一起建了一个公共的FAAS(fulfillment as a service)仓,然后按照流量和订单来收费。 因为仓储机器人比纯人工操作便宜,准确率又高,还能24小时工作,因此仓储物流的效率得到了很大提升,于是这中间就能产生一定的利润。而如果想通过服务模式赚钱,就需要找到订单多流量大的仓库,于是很多仓储机器人企业都把目光投向中国超万亿规模的电商市场,尽管目前存量高标准仓储设施仅占全国仓储面积的2%。 水岩的主要目标用户为什么是“中小型电商”,而非进入其他需要进行仓库管理的传统行业?吕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电商占全国仓储面积的比例未来肯定是要增加的,而电商和一些城市配送的仓库也是目前最热的、流量最大的、真正对系统操作性有要求的仓库,中小型客户很需要来自第三方的专业的服务公司来管理仓储。 此外,传统行业目前也在转型,对自动化、智能化运营也有需求,但它可能并不是很着急。比如国家战略仓库,虽然也占仓库面积,但它可能在很偏远的地区,东西放进去可能一年半载都不动,没有流量需求就没有复杂的系统运营需求。” 聊天时36氪问及“目前切入电商市场的智能仓储机器人企业扎堆有没有给水岩带来比较大的竞争压力”时,吕江表现得比较轻松,他认为,现在电商市场的规模很大,现在又是物流机器人蓬勃发展的时期,所以还远没有到激烈竞争的程度。 实际上,我们和同行业的其他公司在市场上并没有碰到,销售、客户等方面都没有。很难说我们会去竞同一个标,这个行业的市场前景很可观。亚马逊已经有了4.5万台物流机器人,但他们还没停止布局,中国这个市场比美国市场还要大,可能容纳十几万到几十万台这样体量。 专访水岩科技 CEO 吕江: 我们要做智能仓储机器人领域的“英特尔” 亚马逊Kiva物流机器人

当然除了中小型电商客户,水岩科技目前正在设计一款承重达两吨的物流机器人,瞄准的是工业市场上的大客户。从整体的市场上看,大客户的数量有限,而且因为具备一定的技术能力,所以对控制系统的要求也比较多。吕江坦言,大客户相对来说做起来的难度会大一些。 至于合作伙伴,水岩科技与中国物流地产的巨头普洛斯、供应链与物流服务商普罗格都有很好的伙伴关系。已经被以万科集团为首的中国财团以116亿美元(约790亿元人民币)收购的普洛斯是中国市占率最大的物流地产商。截至2017财年,普洛斯已经扩张至全国38个城市,运营物流园区252个,建成仓储面积达1750万平方米,其中电商租用面积占比已经达到26%。 专访水岩科技 CEO 吕江: 我们要做智能仓储机器人领域的“英特尔”

物流机器人仍在“野蛮成长” 来自Tractica 的研究数据显示,至2021年全球仓储和物流机器人的市场规模将达到224亿美元。 36氪在之前的一篇调研文章中也提到了中国智慧物流市场目前的发展情况:根据Wind资讯的研究数据,只有条码技术在我国物流企业中较为普及,其余技术的普及率均未达到50%。由此可见,我国智慧仓储和物流仍存在庞大的升级改造和市场发展空间。 此外,我国仓储物流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每年涨幅较大,2017年1-4月仓储物流业固定资产投资额达1.3154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7%,电商的助力使得仓储行业前景更为可观。 专访水岩科技 CEO 吕江: 我们要做智能仓储机器人领域的“英特尔”

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单位GDP中我国的仓储成本占比是发达国家的2-3倍之高,因此仓储业的成本控制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目标,而智能化的移动仓储机器人将是降低运营成本的选择之一。 正是因为移动仓储机器人这个风口,电商巨头(阿里和京东)、创业公司(Geek+、快仓、水岩科技等)、上市公司(海康威视和新松自动化)等都开始涉猎这个领域。根据雷锋网的不完全统计,国内目前已知正在生产或正在开发的仓储机器人企业最少有30多家,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中。 吕江透露,仓储机器人行业的投资回报率较人工具有很大优势。结合水岩自己的FAAS仓来看,投资人差不多在一年到一年半的时候就可以拿回投资。如果算法效率再进一步提升,让单台机器的产能提高,单平方米面积的产能提高,整体的投资回报周期会更快。 “不过仓储机器人市场目前来讲还处于早期,基础设施、运行机制方面,各家都在探索,还没有形成一个很完善的机制,机器人生产也还没有一个标准的模板。”吕江在谈到中国目前仓储机器人市场的现状时说, “一方面,这是个好事,大家还有很多自由发挥的空间;另一方面,我们在研发以及优化系统的时候还需要更加契合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解决客户的实际问题。” 当然,吕江希望水岩科技未来可以为移动仓储行业提供柔性自动化的系统配置方案。

“我们想做智能仓储领域的英特尔,成为赋能仓库的一方,希望未来的仓库上可以打着‘powered by waterrock’的字样。”